十四万四千新歌-宗教合一网站

搜索

《周易》实际运用之道

[复制链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3 13: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卦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微信登录

x
全部回复7 显示全部楼层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3 19: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晨星 于 2015-3-3 19:58 编辑

要点1 一般的讲解《周易》都不要看,尤其是近代人所讲解,只能误导人。
两个人的著作可以看 1宋 陈传   2写《皇极经世》的邵雍。

尤其是陈传的《正易心法》
我给的《周易》里面没有孔子的十翼。就是来源于此。实际应用中发现,孔子十翼作为帮助理解卦辞,还是可以的。千万不能泥与字词,能见文知意,放能应用。

《易》道不传,乃有周、孔。周、孔孤行,《易》道复晦。
  上古卦画明,《易》道行。后世卦画不明,《易》道不传。圣人于是不得已而有辞。学者浅识,一著其辞,便谓《易》止于是,而周、孔遂自孤行。更不知有卦画微旨,只作八字说。此谓之买椟还珠,由汉以来皆然,《易》道胡为而不晦也?
“学《易》者当于羲皇心地者弛聘,无于周、孔言语下拘挛。”


下面把《正易心法》贴出来,网上也可以找到下载。这个可以作为开启周易的钥匙来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3 19: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易心法注》

宋.麻衣道者 撰 陈抟 注

学易当明义理,此文是明象数义理的好文章供大家思考、琢磨!

   超级珍藏推荐《正易心法注》宋.麻衣道者 撰 陈抟 注
陈希夷传陈抟,字图南,号“扶摇子”,毫州真源人。初生之时不能言,至四五岁戏涡水,水滨有一青衣老妪引置怀中而乳之,其后即能言,敏悟过人。及长,经史一览无遗。先生曰:“所学只足记姓名而已,吾将之游泰山,与安期、黄石辈论出世之法,安岂能与世脂韦汩没,出入生死、轮回人间哉。”乃尽散其家业,惟携一石铛而去。梁唐士大夫挹其清风,得识其面,如睹景星庆云,然先生皆莫与交。明宗亲为手诏召之。先生至,长揖而不拜。明宗待之愈谨,以宫女三人赐先生。先生赋诗,赋曰:“云为肌体玉为腮,多谢唐王送得来。处士不兴巫峡梦,空烦云雨下阳台。”遂遁去。隐武当山石岩,服气辟谷,凡二十余年。复移居华山,时年已七十岁矣。常闭门卧数月不起。周世宗显德中,有樵于山麓见遗骸生尘,迫而视之,乃先生也。良久起曰:“睡酣奚为扰我。”后世宗召见,赐号“白云先生”。一曰乘驴游华阴,闻宋太祖登极,拍掌大笑,曰:“天下自此定矣!”太祖召不至,再诏,辞曰:“九重仙诏,休教丹凤衔来;一片野心,已被白云留住。”太宗初年,始赴召,惟求一静室,乃赐居于建隆观为户,熟睡月余方起。辞出,赐号“希夷先生”。一曰,遣门人凿石,处于张超谷。既成,先生往造而曰:“吾其死于此乎?”遂以左手支颐而终。数曰容色不变,肢体尚温,有五色云封谷口,弥月不散。年一百一十八岁。初兵纷乱太祖之时,挑太祖太宗于篮以避乱。先生遇之即吟曰:“莫道当今无天子,却将天子上担挑。”又遇太祖太宗与赵普,游长安市,入酒肆晋坐,太祖太宗左右。先生曰:“汝紫微垣一小星尔,轧处上次,可乎?”种放初从先生,先生曰:“汝当逢明主,驰名海内,但惜天地间无完名。子名将起,必有物败之,可戒也。”放晚年竞丧清节,皆如其言。有郭沆者,少居华阴,尝宿观下,中夜先生呼令速归,且与之俱往,一二里许,有人号呼报其母卒。先生遗以药,使急去可救。既至,灌其药,遂苏。华阴令王睦谓先生曰:“先生居溪岩,寝于何室?”先生且笑吟曰:“华山高处是吾宫,出即凌空跨晓风。台榭不将金锁闭,来时自有白云封。”一曰,有一客过访先生,适值其睡,见旁有一异人,听其息声,以黑毫记之莫辨。客怪而问之,其人曰:“此先生华胥调混沌也。”先生尝遇山女,山女赠之诗,诗曰:“药而不满笥,又更上危巅,回指归去路,将相入翠烟。”太宗闻先生善相人,遣诣南山,见真宗及还。问其故。曰:“厮役皆将相也,何必见王乎?”于是建储之议遂定。先生以易数授穆伯长,穆授李挺之,李授邵康节。以象数学授种放,放授卢江、许坚,坚授范谔。

一章
    羲皇《易》道,包括万象。须知落处,方可实用。
  落处,谓知卦画实义所在,不盲诵古人语也。如震得乾初爻,故雷自天下而发;坎得中爻,故月自天之中而运;艮得上爻,故山自天上而坠也,巽、离、兑得坤三爻亦然,又六爻相应,如一阳生于子月,应在卯月;二阳丑,应在三月;三阳寅,应在四月是也。人事亦然。《易》道见于天地万物曰用之间,能以此消息,皆得实用,方知羲皇画卦,不作纸上功夫也。
二章
   六画之设,非是曲意。阴阳运动,血气流行。
  阴阳运动,若一阳为复,至六阳为乾,一阴为姤,至六阴为坤是也,血气流行,若一六为肾,二为肺,三为脾,四为肝,五为心,始生屯。屯而为蒙,养蒙为需之类是也。卦画凡以此顺此理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3 19: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晨星 于 2015-3-3 20:04 编辑

三章
  卦象视人,本无文字,使人消息,吉凶嘿会。
  羲皇始画八卦,重为64,不立文字,使天下之人嘿观其象而已。能如象焉,则吉凶应;违其象,则吉凶反。此羲皇氏作不言之教也。郑康成略知此说。

四章 
《易》道不传,乃有周、孔。周、孔孤行,《易》道复晦。
  上古卦画明,《易》道行。后世卦画不明,《易》道不传。圣人于是不得已而有辞。学者浅识,一著其辞,便谓《易》止于是,而周、孔遂自孤行。更不知有卦画微旨,只作八字说。此谓之买椟还珠,由汉以来皆然,《易》道胡为而不晦也?

五章
六十四卦,无穷妙义,尽在画中,合为自然。
  无穷妙义,若蒙必取次于艮,师必取次于坤,是大有旨意也。不止于贞丈人吉,童蒙求我之义。合为自然,谓次艮、次坤,非是私意,乃阴阳运动,血气流行,其所施为,皆自然之理也。
六章
消息卦画,无止于辞。辞外见意,方审《易》道。
  系辞,特系以吉凶大略之辞而已,非谓六画之义尽于是也。如大有系以元亨,大壮系以利贞。此数字,果足以尽二卦之义乎?要须辞外见意可也。辞外之意。如乾九二“见龙在田”上九“亢龙有悔”辟师之上不动如地,内趋变如水,无穷好意,如此类不可概举,皆是辞之所不能该也。

七章
天地万物,理有未明。观于卦脉,理则昭然。
  卦脉,为运动流行自然之理也。卦脉审,则天地万物之理得矣。如观坎画,则知月为地之气;观离画,则知雨从地出。观叠交,则知曰为天之气;观艮画,则知山自天来;观兑画,则知雨从地出。关叠交,则知闰余之数;观交体,则知造化之原。凡此卦画,皆所以写天地万物之理于目前,亦若浑仪之器也。
八章
    经卦重卦,或离或合。纵横施设,理无不在。
  纵横,谓若为诸图,或有二气老少之渐,或者三代祖孙之别,或有对待之理,或者、有真假之义,或有胎甲之象,或者错综之占。唯其施设,皆具妙理,无所往而不可。此所谓包括万象,而《易》道所以大也。

九章
乾坤错杂,乃生六子。六子则是,乾坤破体。
乾三画奇,纯阳也,一阴杂于下,是为巽,杂于中,是为离。杂于上,是为兑。巽、离兑皆破乾之纯阳也,坤画偶,纯阴也。一阳杂于下,是为震。杂于中,是为坎。杂于上,是为艮。震、坎、艮、皆破坤之纯体也。若更以人身求之,理自昭然。

十章
粤乾舆坤,即是阴阳。圆融合粹,平和之中。
  凡阴阳之气,纯而不驳,是为乾坤。《老子》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正谓此也。因知能尽乾之道,是为圣人;能尽坤之道,是为贤人。

十一章
至于六子,即是阴阳。偏陂反侧,不平之名。
  乾健坤顺,阴阳之纯气也。一失健顺,则不平之气作。而六子生,观画象可知。《庄子》曰:“阴阳错行,天地大骇,有雷有庭,水中有火,乃焚乃块。”正谓此耳。由是六子非圣贤比,特众人兴万物而已。然由破体炼之,纯体乃成。

十二章
健顺动入,陷丽止说。非特乾坤,六子训释。
  非特训释,盖谓不可专于八字上取也,当求之于画象。健谓三画奇也,顺谓三画纯偶是也,动谓一阳在二阴下是,入谓一阴在二阳下是,陷谓一阳在二阴中是,丽为一阴在二阳中是,止则一阳在二阴之上是,说则一阴在二阳上是。凡是所顺,多见于画象。如阖户谓之坤,则姤之初爻是。关户谓之乾,则复之初爻是。

十三章
坎兑二水,明须识破。坎润兑说,理自不同。
  坎乾水也,气也,若井是也。兑,坤水也,形也,今雨是也。一阳中陷为二阴为坎,坎以气潜行于万物之中,为受命之根本,故曰:润万物者莫润乎水。盖润,液也,气之液也。一阴上彻于二阳为兑,兑以形普施于万物之上,为发生之利泽,故曰:说万物者莫说乎泽。盖说,散也,形之散也。坎、兑二水,其理昭昭如此。学者依文解义,不知落处,其能得实用乎?自汉诸儒不得其说,故真人发其端。又论,且以井卦观之,本来泰卦初爻易五,是为井,则知一阳升而为坎水也。故《月令》云:“仲冬,谁泉动,仲冬一阳生。”至仲秋,乃云:“煞气侵盛,阳气曰衰,水始涸。”信乎坎之为乾水也!道家有炼丹井。海外女国无男。窥井即生。《医经》:“无子妇,男服口循井即生。”其为乾阳,皆可明验。若曰:天降时雨。山川出云,又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此兑之所以为坤水也。

十四章
钻木凿井,人之坎离。天地坎离,识取自然。
  乾,天也。一阴升于乾之中为离。离为目,则曰本天之气也,坤,地也。一阳下降于坤之中为坎。坎为月,则曰本地之气也。曰为天气,自西而下以交于地。月为地气,自东而上以交于天。曰月交错,一昼一夜,循环三百六十度,而扰扰万绪起矣,是为三百六十爻,而诸卦生焉。坎离曰月,天地之中气也。仲尼特言水火,而不言曰月者,曰月其体也,水火其用也。言其用而不言其体,盖欲其设施之广而碍也。学者不悟,但求之于钻木凿井之间,所失益甚矣。又论,月上于天,曰入于地,男女构精之象。一来一往,卦画有中通之象。此所谓观于卦脉,理则昭然也。有谓理荚谎然,若山者自天之坠也。《传》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又曰:“星陨为石”。推此意,则山自天坠无疑。而世曰:“山者,地之物。”以所见者言之耳。至月风雷雨,皆自地出也。而世曰:“月风雷雨,天之物。”亦以所见者言之耳。世以所见如此!苟徇其所见,则是天地万物,皆所不晓。审知《易》者,所以穷理尽性也。学者不可不留意邪!

十五章
八卦不止,天地雷风。一身一物,便据八卦。
  八卦,文王繇辞,周公爻辞,皆未当指名其物象,以见八卦不止天、地、雷、风、水、火、山、泽,无所不统也。是故凡天下之所谓健者,皆乾也。顺者,皆坤也。动者,皆震也。入者,皆巽也。陷者,皆坎也。丽者,皆离也。止者,皆艮也。说者,皆兑也。一身一物,便具此八卦之理。然宣父止以八物云者,特举其大者为宗本。姑以入《易》,以便学者耳。

十六章
卦有反对,最为关键。反体既深,对体尤妙。
  世虽知有反对之说,不能知圣人密意在是也。盖二卦反而为二,对而为四。既列序之,又以杂卦推明义者,以为天下之吉凶祸福,贫富贵贱,其实一体也。别而言之,其代谢循环,特倒正之间耳,未始有常也。然反对则诸卦皆是,对体则乾、坤、坎、离、颐、大过、中孚、小过而已。此八卦与诸卦不同,在《易》道,乃死生寿夭造化之枢机也。其体不变,故曰:对体尤妙。

十七章
  六十四卦,皆有取象。其为名义,无不反对。
  《易》之取象,世所知者数卦而已,如颐、如鼎、如噬嗑之类是。殊不知《易》者,象也,依物象以为训,古六十四卦皆有取象。如屯象草木,蒙象童稚,需象燕宾,讼象饮食,师象军阵,比象翼戴,家人象家正,睽象覆家,余卦尽然。一人诸卦,名义无不反对。如噬嗑以贪饕,贲以节饰,履以蹈艰危,小畜以享尊富,临以出而治人,观以入而处己,丰以富盛,旅以困穷。自余推之,其名义反对,无不然者,此学《易》之大病也。

十八章
诸卦名义,须究端的。名义不正,《易》道悬绝。
  《易》卦名义,古今失其正者,二十余卦,师、比、小畜、履、同人、大有、谦、豫、临、观、噬嗑、贲、无妄、大畜、颐、大过、渐、归妹、丰、旅、中孚、小过是也。盖师以正众,比以兴王,二卦以武功创业,汤武之卦也。同人穷而在下,大有达而在上,二卦以文德嗣位,舜禹之卦也。履以阴德而蹈艰危,以致小畜之安富,人臣之事也,无妄以阴德而践灾眚,以致大畜之喜庆,人君之事也,临以阳来,宜出而有为;观以阴生,宜入而无为。廉则止在象后而存义,豫则动在象前而知几。中孕则始生,小过则夭折。颐则成人而养生,大过则寿终而丧死。渐以正而进,归妹以说而合。噬嗑以贪而致罪,贲以义而致饰。丰则得所归而富盛,旅则失所基而困穷。凡此二十余卦,其名义显然,见于卦画反对,有不可掩着如此,当谛观之也。《大传》曰:“天而当名。”苟名义不当,则一卦无所归宿也,故曰:《易》道悬绝也。

十九章
      一卦之中,凡具八卦。有正有伏,有互有参。
  正谓上下二体也,伏谓二体从变也,互谓一卦有二互体也,参谓二互体参合也。与本卦凡八,是谓一卦具八卦也,然一卦何以具八卦?盖一卦自有八变,如乾一变姤,二便遁,三变否,四变观,五变剥,六变晋,七变大有,八变复乾是也。因其所然,以见天地万物理无不通也。《庄子》论久竹生青宁,青宁生程,程生马,马生人,人死反入于机,万物皆出于机人于机,其一节论变化之理,无所不通如此。

二十章
六十四卦,唯乾与坤。本之自然,是名真体。
  太始者,气之始,是为乾。太始者,形之始,是为坤,皆本之自然,无所假合也。故其卦画纯一不驳,倒正不变,是名真体。

二十一章
六子重卦,乾坤杂气。悉是假合,无有定实
六子假乾坤以为体,重卦合八卦以为体。若分而散之,则六子重卦皆无有定体也。若今天地清明,阴阳不杂,则六子何在?六子不交,则品物何在?以是知人间万事,悉是假合。阴阳一气,但有虚幻,无有定实也。
二十二章
卦义未审,须求变复。不唯辞合,义实通明。
  变为一爻之变,复为一体之复。即复变之辞而观之,自然之义,无不与本卦吻合,以见阴阳之气。如蒙上九曰:“击蒙。”变为师,上六则云“小人勿用。”屯初九曰:“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变为比,初六则云“有孚比之,无咎。”此一爻之辞合也。如大有上体复需,有饮食之燕;下体复晋,有昭明之德。升上体复姤,姤一阴升;下体复复,复一阳升。此一体之义合也。苟卦义未审,能以此求之,自然明矣。

二十三章
古今传易,舛讹为多。履畜八体,最为害义。
  按卦序,当先履而后小畜。今小畜在先,则二卦画象反对,文义缪乱,而不可考。又以八卦本对八体,独阕其鼻。乃以巽言股,股即系是也。若股可言,则又遗其肱,且与羲皇八卦不相应也。兹盖传者舛误耳,能不害义乎?试辨之,一柔自姤变同人,同人变履,履变小畜,小畜变大有,犹之一刚自复变师,又变谦,又变豫,又变比,皆自然之序不易也。今谦既在豫上,则知履不当在小畜下。当密探宣尼述九卦,以履为用九,谦用十五,复用二十四,皆《龙图大衍》定数。则履在小畜上,为第九卦也明矣。又履与无妄对义,既以大畜反无妄而居下,则知小畜反履而居下无疑矣。今序卦非宣尼旨,失其本真也。八体,乃艮为鼻,巽为手耳。《传》曰:“鼻者,面之山也。”又曰:“风能鼓舞万物,而手之所以舞也,”盖乾为首,坤为腹,天地定位也。坎为耳,离为目,水火相逮也。艮为鼻,兑为口,山泽通气也。巽为手,震为足,雷风相薄也。此羲皇八卦之应矣,其理昭昭。但学者承误效尤,见不高远,其失至此。真人闵之,故开其眼目。

二十四章
画卦取象,本为特物。见于曰用,无所不合。
  羲皇画卦,非谓出私意。撰写一《易》道于方册上,以诲人也。特以顺时应物,则以见于曰用之间耳。以粗迹言之,如以钱博,六纯字,乾也。六纯背,坤也。差互,六子也。若反则未胜,至纯则乾坤成矣。又如优人呈伎,壮者任其难,六子也。老者敛其利,乾坤也。此皆理之自然。即此理以察其余,则是行止坐卧纤悉举天下皆《易》,无可拣择者。但百姓昏昏,曰用之而罔觉矣。

二十五章
中爻之义,足为造化。纳音为切脚,其理则一。
  纳音,甲为木,子为水,甲子交合则生金。切脚,如德为父,红为母,德红反切即东字。卦体亦然。上体为乾,下体为坤,交错乃生六子,即中爻二三四五也。二三四五,造化之气,参互成卦。如屯中有剥,蒙中有复,主此一卦每具于四卦中,皆得祸福倚伏之象。如屯、比、观、益中皆有剥、蒙、师、损中皆有复是也。

二十六章
反对正如,甲子乙丑。有本有余,气序自然。
  大凡一物,其气象必有本有余。余气者,所以为阴也。本,其阳也。如十干甲乙,乙者甲之余气也。丙丁,丁者丙之余气也。如十二支子丑,丑者子之余气也。寅卯,卯者寅之余气也。卦亦由是。坤者,乾之余气也。蒙者,屯之余气也。讼者,需之余气也。痹贿,师之余气也,且乾而后坤,屯而后蒙,需而后讼,师而后比,虽故有其义,然其所以相次者,皆其余气也,自然之理耳。学者不悟,谓圣人固以次之,是未知反对关键之键也,失之远矣。

二十七章
每卦之体,六画便具。天地四方,是为六虚。
  初爻为地,上爻为天,二爻为北,五爻为南,四爻为西,三爻为东。天地四方,每卦之体,皆具此义,是为六虚。《大传》:“变动不拘,周流六虚”正谓此耳。学者不悟,谓六虚天地四方,乃六画也,殊不知六画乃天地四方之象。此之谓纸上工夫,不知落处也。

二十八章
乾坤六子,其象与数。乾坤之位,皆包六子
  象谓坤卦上中下加三乾画,便生三男。以乾卦上中下加三坤画,便生三女。乾坤之体,皆在外,六子皆包于其中也。数谓若画乾数三,巽离兑四,震坎艮五,坤六。坤数六,震坎艮七,巽离兑八,乾九。乾坤之策皆在外,六子皆包于其中也。此象之自然,有不可得而容心者。

二十九章
爻数三百八十又四,以闰求之,其数吻合。
  爻数三百八十又四,真天文也。诸儒求合其数而不可得。或谓一卦六曰七分,或谓除震离坎兑之数,皆附会也。倘以闰求之,则三百八十四数,自然吻合,无余欠矣。盖天度或嬴或缩,至三年,乾坤之气数始足于此也。由汉以来不悟,惟真人得其说。

三十章
二十四爻,求之八卦。画纯为叠,是为闰数。
  一岁三百六十,而爻数三百八十四,则是二十四爻为余也。以卦画求之,是为叠数。何以言之?夫既有八卦矣。及八卦互相合体,以立诸卦。则诸卦者,八卦在其中矣。而别又有八纯卦,则其合体八卦为重复,而二十四数为叠也。是以三百六十为正爻,与每岁之数合。而三百八十四,与闰岁之数合矣,则是闰数也。岂惟见于数,亦见于象。人知之该鲜矣。

三十一章
一岁之数,三百六十。八卦八变,气数已尽
  乾、 姤、遁、观、剥、晋、大有,八变而复乾,则天之气尽。坤、复、临、泰、大壮、夬、需、比,八变而复坤,则地之气尽。震、豫、解、恒、升、井、大过、随、八变而复震。则雷之气尽。艮、贲、大畜、损、睽、履、中孚、渐、八变而复艮,则山之气尽。离、旅、鼎、未挤、蒙、涣、讼、同人、八变而复离,则火之气尽。巽、小畜、家人、益、无妄、噬嗑、颐、蛊。八变而复巽,则风之气尽。兑、困、萃、咸、蹇、谦、小过、归妹,八变而复兑,则泽之气尽。凡此八卦,各八变,八八64数,则天、地、雷、风、水、火、山、泽之气无余蕴矣。是为一义。

三十二章
数成于三,重之则六。其退亦六,是为乾坤。
  夫气之数,起于一,偶于二,成于三,无以加矣。重之则为六也。然三,少阳也。六,太阳也。三,春也。六,夏也。此乾之数也,是为进数。其退亦六。三,少阴也。六,太阴也。三,秋也。六,冬也。此乾坤之数也,是为退数,三画为经卦,六画为重卦者,凡以此而已。

三十三章
凡物之数,有进有退。进以此数,退以此数。
  大抵物理,其盛衰之数相半。方其盛也,既以此数。及其衰也,亦以此数。若一岁十二月,春夏为进数,秋冬为退数。昼夜十二时,自子为进数,自午为退数。人寿百岁,前五十为进数,后五十为退数。以至甲为进数,乙为退数。子为进数,丑为退数。细推物理,无为然。世儒论教,但衍为一律,殊不明阴阳进退之理,惟真人独得其说。

三十四章
凡具于形,便具五数。五数既具,十数乃成。
  凡丽于气者,必圆,圆者,径一而围三。天所以有三时者,以其气也。凡丽于形者,必方。方者,径一而围四。地所以有四方者,以其形也。天数三,重之则六。地数五,重之则十。何谓十?盖有四方,则有中央,为五。有中央四方,则为四维,复之中央,是为十也。菲特地为然,凡丽于形,便具十数,解若此也。

三十五章
大衍七七,其一不用。凡得一数,理自不动。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卦一而不用。不用之学,学者徒知一为太极不动之数,而不知义实落处也。何则?一者,数之宗本也。凡物之理,无所宗本则乱,有宗本焉,则不当用,用则复乱矣。且如轮之运,而中则止。如铬之行,而大者后。如网之有纲,而纲则提之。如器之有柄,而柄则执之。如元首在上。手足为之举。如大将居中,而士卒为之役。如君无为,而臣有为。如贤者尊,而能者使。是知凡得一者,宗也,本也,主也,皆有不动之理。一苟动焉,则其余错乱,而不能有所施设者矣。

三十六章
     策数六八,八卦定数。卦数占卦,理之自然。
       卦经画二十四,重之则四十八,又每卦八变,684十八。则四十八者,八卦数也。大衍之数五十者,半百一进数也。其用四十九者,体用全数也。五十除一者,无一也,易无形埒是也。四十九有卦一也者,有一也,《易》变为一是也。一不用者,数之宗本也,可动也。用四十八者,取八数变以占诸卦也。一变为七,七变为九。此之谓也。今筮者于五十数,先置一于前,乃揲之以四十九。或先去其一,欲于四十九数中除一,而终合之。是二者皆全用四十九数,曾不知本卦之本数也。以致误置一于本卦数中,遂有五与九之失也。且以揲之寄数,但论其多少,而五与九,则无损益于多少之数。而于阴阳正数,亦自无碍。揲法不取其正数,而取其余数,盖从其简便也,简便,谓一见多少。若待视正数,则烦难矣。又多少之说,无所经见,知古人但以记数也。《大传》曰:“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谓大衍数本五十,而止用四十九,则其一己先除矣,更无五十全数。分而为二以象四,谓止于四十九数中分而为二也。挂一象三,挂为悬,谓之四十九数中悬挂其一而不用也。筮法,一揲得五与四,四谓之三少。得九与八,八谓之三多。二揲,则五与九已矣。但得三个四,亦谓之三少。得三个八,亦谓之三多,方初得五与久也。而老阳之策三十六,老阴之策二十四,及次正得四与八也,而阴阳之策数如前。则是五九固无损益于多少数,而于阴阳之策正数亦自无伤也。因知四十八数而误用其九,断然而明矣。或者又谓揲法得奇偶数。殊不知二揲则五豫九已尽。所以观其余数,而不观其正数,特以从其简便也。

三十七章
五行之数,须究落处。应数倍数,亦明特时。
  天一生水,坎之气孕于乾金,立冬节也。地二生火,离之气孕于巽木,立夏节也。天三生木,震之气孕于艮水,山高地厚,水泉出焉,立春节也。地生四金,兑之气孕于坤土,立秋节也。天五盛土,离寄戊而土气孕于离火,长夏节也。凡此皆言其成象矣。天一与地6合而成水,乾坎合而成水于金,冬至节也。地二与天七合二成火,巽离合而火成于木,夏至节也。天三与地八合而成木,艮震合木成于水,春分节也。地四与天九合而成金,坤兑合而金成于土,秋分节也。天五与地十合而成土,离寄于己而土成于火也。凡此,皆言其成形矣。夫以五言相成数,虽儿童亦能诵。要其义实。纵老壮亦不知落处也。是之谓盲随古人,何以见《易》乎?以至先天诸卦,初以一阴一阳相间,次以二阴二阳相间,倍数至三十二阴三十二阳相间。《太玄》诸首,初以一阴一阳相间,此以三阳三阴相间,倍数至二十七阴二十七阳相间。此其理何在哉?以时物推之,自祖父子孙,有众寡之渐。自正二三四五六月,有微盛之滋,皆数之所以明理也。应数见前说。

三十八章
卦位生数,运以成数。生成之数,感应之道。
       生数,谓一二三四五,阴阳之位也,天道也。成数,谓六七八九十,刚柔之德也,地道也。以刚柔成数,而运于阴阳生数之上,然后天地交感,吉凶叶应。而天下之事,无能逃于其间矣。阴阳之位,有所无形,在天也。刚柔则形,而以其在地也。
  一变为七,七变为九。即是卦妄,宜究其实。三十九章
  《冲虚经》曰:《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者,究也,复变而为一。盖卦爻自一变、二变、三变、四变、五变、六变、至七变,谓之归魂,而本宫之气革矣。更二变而极于九,遂复变为一而返本也。学者不悟经意溺空泛说,失之甚矣。

四十章
名易之义,非训变易。阴阳根本,有在于是。
    《易》者,大易也。大易,未见气也。视之不见,所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易》者,希微玄虚凝寂之称也。及易变而为一,一遍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复变而为一也。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重浊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中为人。谓之《易》者,知阴阳之根本有在于是也。此说本于《冲虚真经》,是为定论。学着盲然不悟,乃作变《易》之《易》,即是字言之,非宗旨之学也。唯扬雄为书,拟之曰:《太玄》,颇得之。道家亦以曰月为古之易字,盖其本阴阳而言也。

四十一章
《易》道弥漫,九流可入。当知活法,要须自悟
  《易》之为书,本于阴阳。万物负阴而抱阳,何适而非阴阳也?是以在人惟其所入耳。文王、周公以庶类入,宣父以八物入,斯其上也。其后或以律度人,或以历数人,或以仙道人。以此知《易》道无往而不可也。苟惟束于辞训,则是犯法也,良田未得悟耳。果得悟焉,则辞外见意,而纵横妙用,唯吾所欲,是为活法也。故曰:“学《易》者当于羲皇心地者弛聘,无于周、孔言语下拘挛。”

四十二章
      世俗学解,浸渍旧闻。失其本始,《易》道浅狭,
         羲皇氏正《易》,《春秋》比也。周、孔明《易》,作传比也。左氏本为《春秋》作传,而世乃玩其文辞,致左氏孤行,而《春秋》之微旨泯矣。《易》之有辞,本为羲皇发扬。学者不知借辞以明其画象,遂溺其辞,加以古今训注而袭谬承误,使羲皇初意不行于世,而《易》道于此浅狭矣。呜乎!

  麻衣道者正易心法后序
  麻衣道者《羲皇氏正易心法》,顷得之庐山一异人。或云许坚。或有疑而问者,余应之云:“何疑之有?顾其议论可也。”昔皇帝《素问》,孔子《易大传》,世尚有疑之,尝曰:世固有能作《素问》者乎?固有能作《易大传》者乎?虽非本真,亦皇帝、孔子之徒也。余于《正易心法》,亦曰:世固能有作之者乎?虽非麻衣,是乃麻衣之街徒也。胡不观其文辞议论乎?一滴千金,源流天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翩然于羲皇心地弛聘,实物外真仙之书也。读书十年方悟,浸渍触类,以知《易》道之大如是也。得其人,当与共之。

          崇宁三年三月九曰,庐峰隐者李潜几道书。

   跋
  五代李守正叛河中,周太祖亲征。麻衣语赵韩王曰:“李侍中安得久?其城中有三天子气。”末岁,城陷。时周世宗与宋朝太祖侍行。钱文僖公若水,陈希夷每见,以其神观清粹,谓可学仙,有升举之分。见之未精,使麻衣决之。麻衣云:“无仙骨,但可作贵公卿耳。”夫以神仙与帝王之相,岂可识哉?麻衣一见决之,则其识为何如也?即其识神仙、识帝王眼目以论《易》,则其出于寻常万一也,固不容于其言矣。

                             乾道元年冬十有一月初七曰,玉溪戴师愈孔文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7 15: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晨星 于 2015-3-7 15:22 编辑
程一丰 发表于 2015-3-7 13:24
64卦按能量增加次序记忆如下:

乾夬大有大壮小畜需大畜(乾夬大大的有,大大地壮大,家里养的小畜牲需 ...

这样是很容易记忆,但更好的是,理解这样排列的原因,因为学周易,是要明白客观真理。
你看看(乾夬大有大壮小畜需大畜)外挂,是按照 乾-兑-离-震-巽-坎-艮-坤。来排列的。
这条规则 是最重要的 乾-兑-离-震-巽-坎-艮-坤。你还漏了一个泰。

另外就是,活子时,是从北方之极--复开始的,也是放图 中间的复开始的。
到了南方乾之极,有巽 开始。在方图里也是中间巽开始。

原图是从复开始,顺时针旋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9 10: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伏羲六十四卦序


  复  
地雷复      

复:亨。 出入无疾,朋来无咎。 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初九:不复远,无祗悔,元吉。
六二:休复,吉。
六三:频复,厉无咎。
六四:中行独复。
六五:敦复,无悔。
上六: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颐  
山雷颐        

颐:贞吉。 观颐,自求口实。
      
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
六二:颠颐,拂经,于丘颐,征凶。
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六四:颠颐吉,虎视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六五:拂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
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


水雷屯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六二:屯如邅zhan如,乘马班如。 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六三:既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无不利。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益  
风雷益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初九:利用为大作,元吉,无咎。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 王用享于帝,吉。
六三:益之用凶事,无咎。 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六四:中行,告公从。 利用为依迁国。
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 有孚惠我德。
上九: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震  
震为雷         

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初九: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吉。
六二: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六三:震苏苏。震行无眚。
九四:震遂泥。
六五:震往来厉,意无丧,有事。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


噬嗑  
火雷噬嗑   

噬嗑:亨。 利用狱。
      
初九:屦校灭趾,无咎。
六二:噬肤灭鼻,无咎。
六三:噬腊肉,遇毒;小吝,无咎。
九四:噬乾胏,得金矢,利艰贞,吉。
六五:噬乾肉,得黄金,贞厉,无咎。
上九:何校灭耳,凶。


随  
泽雷随        

随:元亨利贞,无咎。

初九:官有渝,贞吉。 出门交有功。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 随有求得,利居贞。
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九五:孚于嘉,吉。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 王用亨于西山。


无妄  
天雷无妄      

无妄:元,亨,利,贞。 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初九:无妄,往吉。
六二:不耕获,不□畲,则利有攸往。
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九四:可贞,无咎。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明夷        
地火明夷      

明夷:利艰贞。
     
初九:明夷于飞,垂其翼。 君子于行,三日不食, 有攸往,主人有言。
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
六四: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出于门庭。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
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后入于地。


贲  
山火贲         

贲:亨。 小利有所往。
  
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
六二:贲其须。
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
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
上九:白贲,无咎。


既济  
水火既济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初九:曳其轮,濡其尾。无咎。
六二:妇丧其茀,勿逐,七日得。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六四:繻ru有衣袽,终日戒。
九五: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实受其福。
上六:濡其首。厉。


家人  
风火家人   

家人:利女贞。
      
初九:闲有家,悔亡。
六二:无攸遂,在中馈,贞吉。
九三:家人嗃嗃he,悔厉吉;妇子嘻嘻,终吝。
六四:富家,大吉。
九五:王假有家,勿恤吉。
上九:有孚威如,终吉。


丰  
雷火丰

丰:亨。王假之,勿忧。宜日中。

初九:遇其配主。虽旬无咎。往有尚。
六二:丰其蔀,日中见斗。往得疑疾。有孚发若,吉。
九三:丰其沛,日中见沬,折其右肱gong。无咎。
九四:丰其蔀,日中见斗。遇其夷主。吉。
六五:来章,有庆誉。吉。
上六:丰其屋,蔀其家,闚其户,阒qu其无人,三岁不觌。凶。


离        
离为火      

离:利贞,亨。 畜牝牛,吉。

初九:履错然,敬之无咎。
六二:黄离,元吉。
九三: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
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其匪丑,无咎。


革  
泽火革        

革:己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

初九:巩用黄牛之革。
六二:巳日乃革之。征吉,无咎。
九三:征凶。贞厉。革言三就。有孚。
九四:悔亡。有孚。改命吉。
九五:大人虎变。未占有孚。
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


同人
天火同人      

同人:同人于野,亨。 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六二:同人于宗,吝。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
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
九五:同人,先号咷而后笑。 大师克相遇。
上九:同人于郊,无悔。


临  
地泽临
      
临:元,亨,利,贞。 至于八月有凶。

初九:咸临,贞吉。
九二:咸临,吉无不利。
六三:甘临,无攸利。 既忧之,无咎。
六四:至临,无咎。
六五:知临,大君之宜,吉。
上六:敦临,吉无咎。


  损  
山泽损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  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初九:已事遄chuan往,无咎,酌损之。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六三: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六四:损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节  
水泽节

节:亨。苦节,不可贞。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九二:不出门庭。凶。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六四:安节。亨。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中孚  
风泽中孚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归妹  
雷泽归妹

归妹:征凶,无攸利。

初九:归妹以娣di。跛能履。征吉。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之贞。
六三:归妹以须,反归以娣。
九四:归妹愆qian期,迟归有时。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mei,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几望,吉。
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睽  
火泽睽      

睽:小事吉。

初九: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
九二:遇主于巷,无咎。
六三: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终。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厉无咎。
六五:悔亡,厥宗噬肤,往何咎。
上九:睽孤, 见豕负涂,载鬼一车, 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则吉。


兑  
泽为兑

兑:亨,利贞。

初九:和兑。吉。
九二:孚兑。吉,悔亡。
六三:来兑。凶。
九四:商兑未宁,介疾有喜。
九五:孚于剥。有厉。
上六:引兑


履  
天泽履      

履:履虎尾,不咥人。亨。

初九:素履,往无咎。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贞吉。
六三: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 武人为于大君。
九四:履虎尾,愬愬终吉。
九五:夬履,贞厉。
上九:视履考祥,其旋元吉。


泰  
天地泰      

泰:小往大来,吉亨。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 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
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 自邑告命,贞吝。


大畜  
山天大畜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初九:有厉利已。
九二:舆说辐。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 曰闲舆卫,利有攸往。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六五:豮fen豕之牙,吉。
上九:何天之衢,亨。

需  
水天需      

需:有孚,光亨,贞吉。 利涉大川。

      
初九:需于郊。 利用恒,无咎。
九二:需于沙。 小有言,终吉。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

小畜  
风天小畜        

小畜:亨。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九二:牵复,吉。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 月几望,君子征凶。

大壮  
雷天大壮     

大壮:利贞。

初九:壮于趾,征凶,有孚。
九二:贞吉。
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 羝羊触藩,羸其角。
九四:贞吉悔亡,藩决不羸,壮于大舆之輹。
六五:丧羊于易,无悔。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

大有  
火天大有
      
大有:元亨。

初九:无交害,匪咎,艰则无咎。
九二:大车以载,有攸往,无咎。
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九四:匪其彭,无咎。
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上九: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夬  
泽天夬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初九:壮于前趾,往不胜为吝。
九二:惕号,莫夜有戎,勿恤。
九三:壮于頄,有凶。 君子夬夬,独行遇雨,若濡有愠,无咎。
九四:臀无肤,其行次且。 牵羊悔亡,闻言不信。
九五:苋陆夬夬,中行无咎。
上六:无号,终有凶。



乾:元,亨,利,贞。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再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上九:亢龙有悔。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姤  
天风姤        

姤:女壮,勿用取女。
   
初六:系于金柅,贞吉,有攸往,见凶,羸豕踟躅。
九二:包有鱼,无咎,不利宾。
九三:臀无肤,其行次且,厉,无大咎。
九四:包无鱼,起凶。
九五:以杞qi包瓜,含章,有陨yun自天。
上九:姤 其角,吝,无咎。

大过  
泽风大过     

大过:栋桡,利有攸往,亨。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
九二:枯杨生稊ti,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九三:栋桡rao,凶。
九四:栋隆,吉;有它吝。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士夫,无咎无誉。
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

鼎  
火风鼎         

鼎:元吉,亨。

初六:鼎颠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九二: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su,其形渥。凶。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上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恒  
雷风恒
      
恒:亨,无咎,利贞,利有攸往。
   
初六:浚恒,贞凶,无攸利。
九二:悔亡。
九三: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贞吝。
九四:田无禽。
六五: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
上六:振恒,凶。

巽  
风为巽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
九二:巽在床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
九三:频巽。吝。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
上九:巽在床下。丧其资斧。贞凶。

井  
水风井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蹫井,羸其瓶,凶。

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
九二:井谷,射鲋,瓮weng敝漏。
九三:井渫xie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六四:井甃zhou。无咎。
九五:井冽,寒泉食。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蛊  
山风蛊         

蛊:元亨,利涉大川。 先甲三日,后甲三日。

初六: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
九二:干母之蛊,不可贞。
九三:干父小有晦,无大咎。
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
六五:干父之蛊,用誉。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升  
地风升      

升,元亨。用见大人,勿恤。南征吉。

初六:允升。大吉。
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九三:升虚邑。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六五:贞吉。升阶。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贞。

讼   
天水讼      

讼:有孚,窒。 惕中吉。 终凶。 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
九二: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
六三: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
九四:不克讼,复自命,渝安贞,吉。
九五:讼元吉。
上九: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chi之。

困  
泽水困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
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fu,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niewu。曰动悔有悔。征吉。

未济  
火水未济

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初六:濡其尾。吝。
九二:曳其轮。贞吉。
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
九四: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
六五: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解  
雷水解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 有攸往,夙吉。

初六:无咎。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上六:公用射隼sun,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涣  
风水涣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初六:用拯马壮,吉。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
六三:涣其躬。无悔。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坎  
坎为水      

坎: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

初六:习坎,入于坎窞,凶。
九二:坎有险,求小得。
六三:来之坎坎,险且枕,入于坎窞dan,勿用。
六四:樽酒簋gui贰,用缶,纳约自牖,终无咎。
九五:坎不盈,袛di既平,无咎。
上六:系用徽纆,置于丛棘,三岁不得,凶。

蒙  
山水蒙         

蒙:亨。 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初噬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

初六: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
九二: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
六三:勿用娶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六四:困蒙,吝。
六五:童蒙,吉。
上九: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


师           
地水师        

师:贞,丈人,吉无咎。

初六:师出以律,否臧凶。
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锡命。
六三:师或舆尸,凶。
六四:师左次,无咎。
六五:田有禽,利执言,无咎。长子帅师,弟子舆尸,贞凶。
上六: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


遯  
天山遯  

遯:亨,小利贞。

初六:遯尾,厉,勿用有攸往。
六二:执之用黄牛之革,莫之胜说。
九三:系遯,有疾厉,畜臣妾吉。
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九五:嘉遯,贞吉。
上九:肥遯,无不利。


咸  
泽山咸      

咸:亨,利贞,取女吉。

初六:咸其拇。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九五:咸其脢,无悔。
上六:咸其辅,颊,舌。

旅  
火山旅

旅:小亨。旅贞吉。

初六:旅琐琐,斯其所。取灾。
六二:旅即次,怀其资,得童仆。贞。
九三:旅焚其次,丧其童仆。贞厉。
九四:旅于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
六五: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
上九: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

小过  
泽风小过

小过:亨,利贞。可小事,不可大事。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

初六:飞鸟以凶。
六二:过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
九三:弗过防之,从或戕之。凶。
九四:无咎。弗过遇之。往厉必戒。勿用永贞。
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弋yi,取彼在穴。
上六:弗遇过之,飞鸟离之。凶,是谓灾眚

渐  
风山渐

渐:女归吉。利贞。

初六: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
六二:鸿渐于磐,饮食衎衎。吉。
九三: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凶。利御寇。
六四:鸿渐于木,或得其桷。无咎。
九五: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
上九: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

蹇  
水山蹇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初六:往蹇,来誉。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九三:往蹇来反。
六四:往蹇来连。
九五:大蹇朋来。
上六:往蹇来硕,吉;利见大人。

艮  
艮为山

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

初六:艮其趾。无咎,利永贞。
六二:艮其腓fei。不拯其随,其心不快。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厉。熏心。
六四:艮其身。无咎。
六五:艮其辅,言有序。悔亡。
上九:敦艮,吉。

谦  
地山谦      

谦:亨,君子有终。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
六二:鸣谦,贞吉。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
六四:无不利,挥谦。
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
上六: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

否  
地天否      

否: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
六二:包承。 小人吉,大人否亨。
六三:包羞。
九四:有命无咎,畴离祉。
九五:休否,大人吉。 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上九:倾否,先否后喜。

萃  
泽地萃        

萃,亨。王假有庙。利见大人。亨,利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初六:有孚不终,乃乱乃萃。若号,一握为笑。勿恤。往无咎。
六二:引吉。无咎。孚乃利用禴。
六三:萃如嗟如。无攸利。往无咎。小吝。
九四:大吉,无咎。
九五:萃有位。无咎。匪孚。元永贞。悔亡。
上六:赍咨涕洟titi。无咎。

晋  
火地晋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 罔孚,裕无咎。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 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六三:众允,悔亡。
九四:晋如硕鼠,贞厉。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豫  
雷地豫      

豫:利建侯行师。

初六:鸣豫,凶。
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六三:盱豫,悔。 迟有悔。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 朋盍簪。
六五:贞疾,恒不死。
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

观  
风地观      

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

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
六二:窥观,利女贞。
六三:观我生,进退。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
上九:观其生,君子无咎。

比   
水地比      

比:吉。 原筮元永贞,无咎。 不宁方来,后夫凶。

初六:有孚比之,无咎。 有孚盈缶,终来有他,吉。
六二:比之自内,贞吉。
六三:比之匪人。
六四:外比之,贞吉。
九五: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 邑人不诫,吉。
上六:比之无首,凶。

剥  
山地剥     

剥:不利有攸往。

初六:剥床以足,蔑贞凶。
六二:剥床以辨,蔑贞凶。
六三:剥之,无咎。
六四:剥床以肤,凶。
六五: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
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坤:元,亨,利牝马之贞。 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 安贞吉。

初六:履霜,坚冰至。
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六三:含章可贞。 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六五:黄裳,元吉。
上六:龙战於野,其血玄黄。







从陈传这里,我们知道,八卦来源于伏羲,最开始没有文字,只有卦画。到了周文王,拘于羑里而作六十四卦辞。他的儿子周公作爻辞。到孔子作彖辞,象辞,文言,系辞,说卦,序卦,杂卦等十翼。
所以我们当明白,孔子所说是一个引路人,使我们大概知道周易,但不可泥于他的言辞,这些作为参考是非常好的。所以,上面的伏羲周易卦里,去掉了孔子所说。只有周公作的爻辞,文王的卦辞。和伏羲的挂画。这样在运用之时就可以更加专注。再进一步,最重要的是画,而不是言语,言语只是指路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9 11: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晨星 于 2015-3-10 13:34 编辑

本帖最后由 晨星 于 2015-3-7 15:03 编辑


乾: ,三个阳爻,为天,为圆。果敢,坚贞,刚硬。表示成熟的规则,原理。比如不可逾越的政策,法规,科学上发现的客观原理。
  在人,表示已经形成的 人生观,信仰理念等等。
在实际运用中,经过一系列的,探讨(离),实践(坎),领悟(震),反省(巽) 而获得的新的观念。

坤: ,三个阴爻,为承受。为顺,为母,为众,为黑。表示已经形成的质地,成就,实际。比如人所获得的各种财物,金钱。
在实际运用中,经过八卦,而成的,一些体会,感受,生命。谦卑,顺服。指灵里面的质地。

艮:   为。果实的外表皮。里面的果肉,为二阴爻,外表这层皮为一阳爻。生长到处为止,这止,也起到保护的作用,而不滥生长。
在实际运用中,或外,或内,有制止之意,而不越界也。
与兑刚好相反,艮主因为是一阳在最上,所以总体来说是指心性上的,理念类的。而兑则指客观事物,实际。

兑:     泽,说也。一阴爻在最上面,下面两阳爻。阴爻在上面,表示这个事物已经呈现了,显现了。事物之末也。

说,内含二阳,外边已经显露。脸面和兑关系很深。所以内含二阳也。


坎:   做也。
兑与坎的不同在于,坎是一阳爻在事物的中间,表示实干,而内含一阳爻也,内心一目标,追求为一阳爻,而外则实干。所以坎的含义是实践。实干。总体是事物类。
在实践中,我们往往会遇到挫折和艰难,所以孔子解释为陷也。


离:   丽,目,火。上下都是阳爻,里面是一阴爻。总体来说指心性类,里面一阴爻,表示缺乏。实际中,指追求,探求,明白。与坎相反,刚好是一对,坎为实干,离则为追求明白道理。二者相合,则完美也。


震: 动也,触动,震动。一阳爻在下,或外,或内,一触动,震动,感动。等等。与巽相反。


巽: 一阴爻在下,反省,悔改。


写这贴,刚好是恒卦,内巽外震。所以外给你带来震动。内给你带来反省,不同于你以前的观念也。



再总结一下,

一生二,如图,一阴一阳也。然后是二生四,得四象。再生得八卦。
其中 乾,离,巽,艮。为心性也,所以为阳。 兑,震,坎,坤,为事物也。所以为阴。
巽 是心灵反省也。总体还是阳。
兑,一阴在最上面,虽然内含二阳,但还是阴也,比如人的脸面也。
震,有震动,怎么为阴呢? 这是因为是事物临到我,而震动,一阳在下,表示从心或事物的根本处带来的震动。

可见这三画,上表示外表。下表示根源,中表示发展。表示一个事物的起因(下),抉择(中)结束(上)。
乾坤一对也,兑艮一对,水火一对,巽震一对。

乾:心性之全。刚。
坤:心地之质。顺。
兑:事物展露。
艮:原则制止。
水:实干验证。
火:追求探索。
震:触动感动。
巽:悔改反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微信登录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晨星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5-3-9 12: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易运用之法



真正的奥秘在成圣的种子
只不过这种子比较幼小,还没长大

那里来的种子?  都是污染了的种子。

用周易行大周天,可以使我们长大啊

我从来不认为只靠自己就可以成就的,

灌顶?不能是人灌顶啊
是神天然生的你

为什么从释迦牟尼到现在就没有人成佛呢?你觉得你靠自己就能成佛吗?

我说不的不能全靠自己,也不能不靠自己,指的是靠周易

另外是靠我们有一个团体

周易没有那么大的能量,难道从释迦牟尼到现在就你一人懂周易?

不能这么说。人各有长处。主赐我这个,
不能放在灯下啊
其实道家真正的核心就周易,但以前天不让传。
写金丹四百字的张伯端 ,曾三传匪人,被天责备了三次,再也不敢传了

几千年来,不是就你一人懂吧?那如何别人没有用他来成佛呢?

但现在时刻非常,天允许传了。

那传的是丹道,不是周易。

丹道的真正核心就是行周易。
不是外药
内药就是基督宝血

外要是外面用炉子炼的丹,
外药是外面用炉子炼的丹,

你仔细看道家经典,这个问题说清楚了
你还迷这些?

内药是炼先天气,所有的丹道都是炼先天气

是的,都是指先天的
哪有后天渣滓啊?


这个反正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等以后才能来讨论。

以后如何成就了就一切都明白了,如今哦们两人还真争论不出任何结果来,要么你成就了,要么我成就了就自然清楚。

恩,是的,要自身去体会才是真的。
你得去体会。
先从简单开始
我现在给你说
先从卦开始,不要管爻。

所有的路都要去走,才能找到最正确的路。
是这样,我现在也只是根据我以前的知识去论断,所以也不一定对,但我们都要去试验。


奥秘全在于 你的自性种子。
赞!
你有这精神,何愁不成就?

艾,咱们什么苦都要吃,没有办法啊,

周易运行,实质是随着你的种子生命 一点点长大的。


如何运行呢?

观察时的规则是这样。

首先是你有一个追求的中心
以此中心为点,一切都围绕这个点进行的。
于此中心相关的才算,于此无关的,心中自动过滤掉。

我举个列子。
以前我才学时,搞配方研究。就以这个为中心。
然后是心不刻意。一切顺其自然,客观现实。
然后是心不刻意,去观察。什么事发生了,就算一挂。


1乾2兑3离4震5巽6坎7艮8坤。

后面呢?

先不要看爻,
要看卦
这是六十四个卦


你自己先找,自己定一个,你从哪一挂开始

从乾开始吧

呵呵,好
那么后面就姤





巽在内,乾在外。姤也。
巽表示反省的开始。
所以你现在当反省,--刚才你已经反省了,这个挺好

“是这样,我现在也只是根据我以前的知识去论断,所以也不一定对,但我们都要去试验”
这个是你刚才的反省,可以作为你的巽


再下一个是大过
内是巽--反省 。外是兑--表示事之末,事之显。
所以你后面就可以观察,看什么事情显露?
这个事,内在有促使你反省之用。

大过时,我发现我配方做出的雕塑泥有缺点毛病--外兑也,不合我的要求-内巽也。

再下一步就是鼎。内巽外离
需找错误在哪里?--巽也。外离,探索也,求明白也。
于是上网去查询相关资料。

呵呵。终于被我找到,于是得恒。
外震动也,人家的一些办法给我带来新的改进方法。

接着是巽  
外巽,内巽。反省过去的错误。外:按照找到的方法,来重新安排,或找来新的材料等。

接着是井,
外坎--做也,实践也,验证也。好验证这方法是不是管用?
于是实验验证。

接着是蛊
外艮,内巽。从而找到正确的办法,而克制以前的错误,外艮刚好和外兑是相反的。兑是错误显露,艮是找到规则制止错误。


接着是升
  外坤-。终于收获。外坤,事成也,顺也。从而有所升也。

但这些只是其中一个小成。

接着是后面的讼。

内因是实干也,外为乾。
那个时候,因为配方有所小成,而上网购买材料,第一家比较贵,要500元,我嫌太贵。第二家有完善的价格表,便宜一半,而且有小样送,于是我先要了样品。
当时是我需要的既是好质量,又不要多,而是样品。所以外为乾也。从而成了讼卦,有所争讼。外乾,内坎。


先从实实在在的事情开始,就很容易正确的理解周易,而不会走偏。

周易好像一个360度球形,一圈一圈循环不止,慢慢的以致内外通明。
神奇不神奇,全在内心自性真种。因为自性本来就是心物一元,内外一体的。而人心总是偏斜。

开始的兴趣极重要,靠兴趣而发展起来,因为卦极准,符合心物自然规律,我充满了好奇心。行卦两年多,从来没有断过,开始是写日记,后来是电子日记。
靠此,没有不成功的事情,因为错误,我能发现而改正,正确我能坚定而执行。
起先是先研究配方,说实话,从没有学过化学知识,但是网上有无穷的这方面的知识,又有厂家提供基础材料。因此东方(知识),西方(材料)都具有,又有南方(周易)运用之道,加上北方(实验)的实践体会。中心是追求之出发点与目的 ---黄土信也。
我居然,配成了,日本的雕塑手办泥,很银粘土。

再后来是盖公寓,小店面带来的房租收益,不够生活。于是卖了,买了一块地40万,300平方。这块地后来才知道,好几家有权有势的因为这地先前有矛盾没解决而没买。要不怎么会到我手上?早没了。
我得此地,若不盖房子,那就亏损大了,随着后面政策严谨,会永远盖不了房子。于是上靠政府高层,下靠当地村长和无赖。中间是邻居。这些关系都是临时拼凑,靠钱。
里面是有一个整个链条,在一些关键点上,一个小小的念头或错误决定,就会葬送。比如,一次这无赖队长打电话说,他已经和城建谈好了。就这么很简单的一句。
当时这挂,这爻是,朋盍簪,无疑。于是我毫不犹豫的相信他。如果换一般人,很难相信他,是不骗我钱?
后来实际上,主要都是靠这无赖队长仗义,顶着干,周围邻居和城建而不敢太过分也。没有硬,邻居的贪心是满足不了的。

再对比我不远处那家比我有钱有势太多了,比我早一个月动工,是我的两处大,他要盖11层高楼,加上声音大,被邻居告而停工。又被村长敲诈。而地基他已经投了十几万进去。结果是我都盖好了,我盖了两层半,他这里还没有动静,他又降到6层,4层。都没成。几个月后,政府一个文件下来,要规划开路,他永远都盖不起来了。

房子盖起来,是一个预兆,所以此网站必然成功也,只是必须要做到一定的层次,否则就旺不起来。方便手机用户是最关键的。这网站有几个月了,以前从没干过,也不懂程序,慢慢的都懂了,复杂的请人家做,一般性的,平常的设置我来。即花钱少,也方便。
一切站在用户的角度去体验,改正,慢慢的必然成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微信登录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元老

热门推荐